ss150食色,食色视频手机下载地址

韓宣邊走邊看,在幾米外突然停下腳步,站在一個櫥柜旁,感興趣打量著擺放在里面的物品。

老板亞爾弗列德以為生意上門,問他說:“你喜歡這件來自華夏的兵器嗎?它是純金打造的,上面還鑲嵌著寶石,做工非常精美,看上面刻的花紋,專家鑒定說是明朝古董。手柄上的這款大型貓眼石值錢,如果你想買,只要四十萬美元,賣家允許我在價格方面稍微讓步。”

“額,你說這是把兵器?”

韓宣頓時就樂了,哭笑不得指著那玩意兒說:“什么兵器啊!這分明就是把菜刀!在華夏那邊的菜市場里,屠夫殺豬切肉,就是用這種殺豬刀!”

“……菜刀也能當武器使用嘛。但你不能否認,它的做工確實很精美。瞧瞧刀柄上這塊極品貓眼石,光是它的售價就絕對超過二十五萬美元。如果賣家告訴我說這是把廚刀,我肯定不會賣這么便宜,畢竟鑲嵌寶石的武器很多,但廚刀可沒有多少,物以稀為貴。你不要錯過這個機會啊,待會兒我就要漲價了,這可是幾百年沒用過的廚刀,外觀多精美。”

“你果然是天生的推銷員。”

韓宣看看刀柄處的貓眼石,確實挺漂亮,而且還很大,值這個價錢。

估計是古代哪個暴發戶,閑得無聊打造了這個東西,看作風很可能就是皇帝,別人沒這么無聊到蛋疼。

繼續說道:“真的是明朝古董?”

“絕對是明朝,我可以寫在發票上,這里的東西都經過好多位專家鑒定,誰敢騙你啊?”

韓宣讓他把櫥柜打開,戴好手套后拿出這把充滿濃濃土豪風味的黃金殺豬刀,上面用繁體寫著三個小字:“光祿寺”。

這是明朝負責宮中各種大宴的機構、日講結束之后賞賜大臣的酒飯,也由光祿寺辦理,而且光祿寺還負責祭品。

小清新女生的慵懶時光攝影圖片欣賞

平常做飯自然不會用這種樣式的廚刀,何況金子是軟的,它當時用來祭祀的可能性更加大一些。

類似的古董可不多見,韓宣笑著說道:“好吧,我要了。以后再有這種好玩的東西,記得聯系我,除了這把刀,還有什么華夏的古董嗎?我在那邊的博物館就要開業了,需要點能夠增加影響力的東西。”

“……有是有一件,可是已經被人給預定了,他還沒有時間過來拿。王羲之知道吧?華夏古代的書法家,他的東西都是搶手貨,一來就被人給買走了。”

亞爾弗列德領著他來到字畫區,指著墻上一幅紙張泛黃的書法作品說道:“王羲之是一千六百多年前的人,紙張保存不了那么久,他的真跡早就已經不存在,所以唐朝及以前的摹本,一般被當作真跡看待。它長24.5厘米,寬13.8厘米,總共有四行,四十一個字,那位買家為它花了1400萬美元,大約相當于一個字三十四萬美金。當時賣家告訴我說,想賣這個價錢時候,我還以為他在開玩笑,試著聯系幾位喜歡這種東西的人,沒想到打出的第一個電話就把它給賣出去了,真瘋狂。老實說,我現在連作者是誰都沒搞清楚,華夏古董收藏市場越來越火了。”

“你應該第一個就聯系我,或者我爺爺也可以,相信當時我們也會將它給買下來。你不知道王羲之在華夏的地位,人們千百年來稱他為……寫字之神。”

韓宣不知道怎么翻譯“書圣”,于是用這個奇怪的稱呼代替,繼續又說道:“雖然這不是王羲之的真跡,但當時作者可能見到過真跡,并且照著它臨摹出這幅字。也就是說,這幅字應該跟原版很像,在我看來它值這么多錢。可不可以告訴我這副字被誰給買下來了,我也很喜歡,如果有機會,我想將它拿到手收藏。”

透過玻璃仔細盯著看,上面有乾隆題的詩文,還有文徵明、王谷祥、彭年、胡汝嘉等名家題的后跋,當年乾隆皇帝稱贊它,甚至可以媲美自己收藏的《快雪時晴帖》,是國寶中的國寶。

那幅從王羲之真跡上拓下來的《快雪時晴帖》,如今被收藏在臺北故宮博物院,和慈禧的翡翠白菜、郎世寧的《百駿圖》等并稱為鎮館之寶之一。

雖然這幅《平安帖》,不如臺北故宮博物院的《快雪時晴帖》有名,也不如據傳被武則天陪葬的《蘭亭集序》有名,但它依然是不可多得的精品……

已經被賣了,再給韓宣不合規矩。

但亞爾弗列德不想讓這位大主顧不滿,點頭說道:“買家是一位日本人,你可能認識,三菱家族的。我會幫你打電話問問,如果對方想要轉手給你,那么它就是你的了。但是如果不愿意,抱歉,我也沒辦法,除非賣家反悔了……”

“賣家是華人吧?如果三菱家的人不同意,你就問問賣家想賣給誰,違約金我出。”

韓宣表情略微不爽。

二戰期間日本從華夏掠奪走超過十萬件文物,有的竟然還搖身一變,成了日本的國寶。

西方人侵華時候,對什么是寶貝并不了解,但是深諳華夏文化的日本人明白,他們拿走的精品寶貝也最多。

商周青銅器猛虎食人卣、臨摹王羲之的《喪亂帖》、曜變天目茶碗等等,如今都藏在日本博物館和私人收藏家手中。

亞爾弗列德老板干這行生意,接觸到的華人不少,他明白華人愛國熱情有多強烈。

韓宣都這么說了,相信賣家應該會選擇賣給韓宣,既然是賣家反悔,那就不關自己的事了,笑著說:“我會幫你安排,應該沒問題。再跟我去看看,那里還有個珍貴的古董,我想你應該也會喜歡。它是一位法國人放在我這里賣的,名字叫做《乾隆大閱圖》,作者和你最近想要收集的那些青銅雕塑一樣,也是郎世寧,長二十四米,寬六十多厘米。韓,我在幫你打聽那些青銅雕塑的下落,可惜還沒有發現……”

就在這時,電梯門打開的聲音傳來。

一位看起來約有五十多歲的華人老婦人,吃力抱著塊泛黑色的石碑東張西望。

亞爾弗列德大笑著說:“哈!我幫你聯系的賣家到了!李女士!小心點!我來幫你拿!”

韓宣目光古怪,沒想到所謂的寶貝就是塊石碑,心想著難道上面刻著哪位名家的字畫么,但……ss150食色,食色視頻手機下載地址

黑龙江快乐十分62期开的什么号 pk北京赛车直播 极速快3倍投稳赚方案 2011股票交易印花税 沈阳中彩票 五分彩个位最好的技巧 龙王捕鱼技巧打法 靠谱高频彩app大全 秒速时时彩分析 极速快乐十分计划 神龙娱乐平台苹果 足彩4场进球对阵 顶呱刮中间二维码 出租棋牌平台 组选805出后的前后关系 体彩20选5最新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